您的目前位置:主页>乐天岛>-文章内容页
郭德纲于谦最新相声《我要闹绯闻》
时间:2009-11-20浏览量:
文章归类:

郭德纲于谦最新相声《我要闹绯闻》台词完整版

(底下一人喊”好于谦”)
郭:呵哈哈哈哈呵呵呵,还有人说好同学是吗?
于:哪儿有好同学阿?
(底下一人喊”生日快乐”)
郭:你们家的都.大伙儿都夸于老师,为什么夸于谦儿呢?
(底下一人喊”帅”)
郭:帅?好.还好!还有没有?有没有人次?
于:人性不坏
郭:这人性也卖不出去了.大伙儿都捧于老师,不光您捧我也捧
于:您瞧瞧
郭:是好
于:没有
郭:台上台下就是这个份儿的.
于:过奖
郭:一等一的人性,阿,台下人家忠厚老成.
于:您过奖
郭:于老师台上人家说学逗唱样样精通
于:您捧了.
郭:你信么?
于:不是这么回事儿呀?
郭:我信.
于:大喘气.
郭:中国说相声的于老师算是挣了钱的人了.
于:不敢这么说
郭:大红大紫.说相声的多了,全中国说相声的上千人,不是全您这样的,
于:那倒也是
郭: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
于:哦不,哪儿有这么比的阿?
郭:我说这人不一样.不一样,做买卖有李嘉诚还有跳楼的呢.
于:有赔钱的.
郭:说相声有您这样大红大紫一场拿多少钱的还有那个专门只能蒙庙会的呢
于:庙会?
郭:三十儿之前这人没用,
于:噢
郭:从初一干到初六,
于:庙会
郭:不吃低保活不下去,
于:挣不着钱,
郭:人有人的死,货有货的忧(指于)
于:你才货呢.说货您指我干什么呀?
郭:我就说这意思,谁都愿意好
于:那当然
郭: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于:哎
郭:这是对的
于:噢
郭:人为什么都愿意好啊?
于:嗯
郭:那演艺圈来说
于:是
郭:回来之后有实质性的东西
于: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郭:无非是名利两个字.
于:噢,就这么俩字儿.
郭:人家这个大牌儿的明星
于;嗯
郭:多挣钱呢?
于:是
郭:穿的戴的你瞧人家出来,
于:阿
郭:金利来的西装,皮尔卡丹的衬衣,盛锡福的帽子,苹果牛仔裤,内联升的鞋,米黛尔的裙子,知道吗?
于:您说这是男影星女影星?
郭:两口子.
于:嗐,一块出来分着说
郭:人家讲究,咱跟人比得了吗?
于:那是
郭:咱穿的了吗?不能吧?咱撑死穿一鳄鱼的,
于:哦
郭:还这么着呢,鳄鱼脑袋冲那边儿,
于:阿
郭:冲左冲右?
于:阿
郭:现在都盗版都假的.
于:全不是真的.
郭:咱现在还买盗版的鳄鱼呢,大鳄鱼这么大个,(比划)
于:奥
郭:走街上人都问,
于:阿
郭:您这壁虎是多少钱?
于:嗐这,假秃噜了您这都.
郭:人家这个大明星国际的影星一线人物吃的那还了得吗?
于:吃什么啊?
郭:早上会仙居炒肝儿,中午小肠陈的卤煮,晚上(没听明白)的
于:这明星多臊气阿这个?这一天全吃这个?
郭:这痛快阿这吃的这个就是有钱您跟人比得了吗?
于:比不了.
郭:人家出门儿弄一宝马,
于:噢,
郭:弄一奔驰,
于:跑车
郭:嘎巴呜----------开走了
于:假车呀是怎么着?
郭:呜,走了
于:阿
郭:宝马奔驰国际头等的车
于:那是
郭:小演员行吗?
于:不行
郭:凑点钱弄一个一箱的夏利.阿
于: 一箱的夏利,人跟机器怎么搁呀这个
郭:搁一块儿呀这个
于:搁一块儿像话吗?
郭:蹲蹲蹲蹲蹲蹲出去了人家影星人花钱不在乎
于:那是
郭:人家都得是牌子不是牌子不干
于:噢
郭:出去旅游坐船还问了
于:嗯
郭:有泰坦尼克号吗?
于:好嘛!作死去了这位
郭:不是作死,人家这是确实是了不起啊.
于:人挣钱了
郭:知道吗?我也很希望我能够了不起吧.
于:是啊
郭:知道吗?人都打算出名
于:都想这样
郭:我走在街上我很郁闷实话实说
于:嗯
郭:你坐家里看看电视都是明星,怎么就没我?
于:您呢?
郭:走在街上个我咬自个儿,自个儿,看地
于:噢
郭:
三尺龙泉万卷书,老天生我意何如?不能报国平天下,我是谁的丈夫?
于:什么呀这是?您稍等会儿吧.行行行行行,您找媳妇儿呢是怎么着?
郭:不是,我四句诗呢是吗?
于:那也不能乱认媳妇儿呀.
郭:我就说这个意思
于:阿
郭:就说这个意思,我怎么能够出名阿,大红大紫阿
于:您也得奋斗想辙呀.
郭:正想这呢.一回头看见你父亲了
于:噢,我爸爸
郭:于谦的父亲于小谦,
于:不不不这辈儿没有这么倒着排的.知道吗?
郭:于鹤谦,鹤字儿的
于:鹤字儿的?
郭:不是
于:别瞎起
郭:您也别乐,打对过儿那洗头房出来了.老头儿打精神热沸阿
于:打那儿出来还精神的了吗?
郭:问你爸爸去.哟老头打这儿出来,精神振奋
于:噢
郭:德纲,您这是干嘛去了?打这儿过.有一女的坐在里边儿敲玻璃,
于:阿
郭:叮叮叮叮叮,我一看太三俗了,
于:是
郭:我进去反那个三俗。
于:哎嚯!就这么反三俗去阿?
郭:这您看您真了不起啊。
于:阿
郭:您,您出去遛弯儿去吗?
于:阿
郭:啊,我没遛儿,我没遛儿
于:你才没遛儿呢。没有这么说话的
郭:大伙儿听见您遛弯儿去,
于:说清楚了
郭:老头儿就没说出这个“弯”字儿
于:嘿嘿,别说了,就遛弯儿去
郭:遛弯去,怎么了,小子,愁眉苦脸的,愁得哼
于:怎么了?
郭:也没红遍全世界
于:还想这事儿。
郭;多咱能了不起呀?
于:阿
郭:宝贝儿,碰见我算行啦。
于:怎么?
郭:走吧,老哥哥开导开导你
于:没有!你们这什么辈儿这是?
郭:哎,咱就那么说咱都那样吧……
于:就是
郭:我说咱别别别别别,按大小辈儿大小辈儿大小辈儿,我说走走,别按小辈儿,(听不太清)来酒吧,咱俩坐会儿
于:嚯
郭:老头挺新潮
于:时尚阿
郭:哎,一拐弯儿酒吧,我们爷儿俩进去了,服务员,就服务生,就过来了,吃嘛您两位
于:哪儿的酒吧呀这个?
郭:坐坐,坐这儿了,您您吃点儿嘛?我说给我来一瓶85年的UFO
于:哎嚯没地儿找去,没地儿找去
郭:那叫?
于:XO
郭:来一瓶XO
于:对
郭:来一碟儿毛豆,磕俩大腰子
于:这配得上一套吗这个?
郭:你管得着吗?我
于:就这么吃,
郭:你管得着吗?阿?都来啦,
于:还真有
郭:你爸爸拿起一UF
于:XO
郭:呸,噗,沌沌沌沌沌(喝酒),来一生鸡蛋!快拿来
于:跟没吃一样
郭:磕在里边儿
于:谁说的?
郭:来吧,喝起来吧,别惦着,先喝酒,咱爷俩同归于尽
于:哎呀,什么学问哪这是?
郭:这个说吧说吧什么事儿?我不怎么回事儿,我就是想出名都快想疯了。我怎么能出名呢?
于:支支招吧。
郭:好,有上进心,
于:这就行
郭:我们这岁数算完了阿,算完了,就靠你们了,别生气,我当年也想了不起,
于:也有这想法
郭:我也想了不起,是在当时淘气,我差400分没考上考上北大。
于:阿?那干脆就别考了这就。
郭:我现在直后悔。主要我,我希望你能够出人头地,
于:哦
郭:别看阿,别看你不是我儿子,我告诉你,我就如同你儿子一样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别乐,我糊涂
于:谁糊涂啊这爷俩这?
郭:喝酒了,喝酒了
于:喝酒也得说清楚啊。
郭:希望你好。
于:那就是
郭:我说您支一招吧?我怎么能大红大紫。
于:您说说吧。
郭:告诉你,想出名先出书
于:出书
郭:想出书先出事儿。
于:出事儿?
郭:我刚才差点儿出事儿。嘛事儿?我反三俗门口过去一车差点儿没吓着我
于:唉呀
郭:我以为逮我来了哪。
于:阿?
郭:感情不是。
于:别说了这事儿
郭:这他劝我吗,开导我,我说咱们不说这个了,说吧我怎么才能出名大红大紫,
于:还想这事儿
郭:给你出主意。你打算干什么吧。哪行能耐?
于:喜欢哪行?
郭:我跟这文艺圈这么多年了,说过相声唱过戏说过书,电视剧给人跑过龙套,剧组里边,什么都干过吧。
于:您最喜欢干什么?
郭:我,我也不知道,我全都能干,干什么都行,不管是音乐啊还是反正哪行都行。
于:阿
郭:反正这一圈儿里弄一个最好,
于:哦
郭:你想去吧,这一行里有高有矮,
于:是吧。
郭:往上说你们这边,高雅音乐,芭蕾舞你还行吧?你要额死我还凑合。
于:弦儿都没戏了。
郭:我说这肯定够呛,
于:那是
郭:不过我,我就怕我对不住就拿嘛玩艺儿,回来有人给我一票,一票,音乐会的票,现在我都没去,
于:看去
郭:我带你去,熏陶是第一步的,
于:哎,先理解
郭:老爷子真疼人,带着我听音乐会去,阿,小提琴,
于:好啊
郭;坐在那儿,嗬,周围人都是穿着西装规规矩矩坐那儿阿,脖子洗了个白,干净,
于:你看人脖子干吗?
郭:干干净净坐哪儿,台上大师,阿,小提琴,拉小提琴,你爸爸很认真地看,一小时,你爸爸站起来了:“这孙子还没锯呢,”
于:嗐,你当木匠看哪?
郭:大爷,走吧.
于:哎,别丢这份儿人了.
郭:非人打上了不可.
于:是啊
郭:哦,那不是木匠
于:压根儿不是木匠
郭:我还以为做道具的呢
于:哪儿就演上出了?
郭:这,这(怎么也听不清,希望有人听清楚了补上,在10分35秒处)
于:别干了
郭:你还能干吗?我,我能干吗?乐队不行,我嗓子好.
于:噢
郭:嗓子好唱歌阿
于:唱
郭:唱歌大歌星一场就红了.
于:一场就红了
郭:了不得了.我说我静唱戏唱大鼓了,唱歌我这嗓子发音位置不对
于:对
郭:喊去!
于:干嘛?
郭:早上起来早起,我带你喊嗓子去
于:哦,练嗓子
郭:对,咱遛弯儿吗.咱们找一河边儿,找一个边儿上没烟儿的地儿.喊,每人的地儿玩儿命喊,
于:噢
郭:就得有水有河才好嘛.
于:练水音儿
郭:练这水音儿,早上4点爷儿俩,就起来啦
于:啊
郭:打洗头房出来,
于:您这一宿没闲着,您还早上起来了哪?
郭:休息一下儿嘛.
于:哪儿休息去?
郭:永定门河边儿.他说宝贝儿,来,喊一段儿,阿~~~~~~~~~~~~~~~~~~~这一宿都没回去,
于:阿?
郭:一回头,打那边儿山坡那儿出来一只狼,
于:好,把狼招来了
郭:狼就看,
于:你也看狼.
郭:我都不敢出声儿,
于:是啊
郭:我汗都吓出来了,”说话!”
于:那是
郭:你爸爸没看见阿.
于:噢
郭:我交给你啊,啊~~~~~~~~~~~~~~~~~~~~~~~~~~~~~~~~~(更大声)哎,有个红头母狼跑了.
于:这是正根儿
郭:我明白了.
于:嗯
郭:狼都怕狗
于:哎去!都叫出狗声儿来了是吗?
郭:这喊得那挺刺激的.
于:没有这么刺激的,真正人连声阿.
郭:我一琢磨呀,唱歌不易呀,
于:是
郭:中国唱歌的多了,
于;阿
郭:挣钱的没几个
于:也是
郭:我想了想我还是影视剧,
于:噢,拍电影拍电视
郭;啊,这快呀这个.
于:是
郭:我演电视剧去你看我行吗?
于:嗯
郭:你爸爸说“好,支持你,记住喽不要拍那些商业片,”
于:商业
郭:没有品味,低俗,庸俗,恶俗的商业片不能拍
于:三俗的
郭:只许拍艺术片
于:你瞧,够档次
郭:我跟您说吧,什么,那种东西?《色_戒》
于:哎啊?!《色_戒》去阿?
郭:最爱看这个,《色_戒》
于:这是艺术片吗?
郭:人体艺术片。
于:对,唉嗐!行啦,别给起名字啦。净看人体了您看这个。
郭:不是,我想一想,这是一碴儿
于:什么碴儿呀?
郭:反正甭管拍什么,只要拍了电影这就,就火啦。
于:只要拍上就行
郭:以后我就重了名誉啦。
于:好好好
郭:走街都认识
于:是呀
郭:那会儿大家口头语儿都得说,著了名的像郭德纲似的,
于:是
郭:注了水跟于谦儿似的
于:谁注水呀?注水猪肉才注水呢知道吗?
郭:就,就说这个意思
于:别比喻
郭:你看我又不认识这个导演哪,你爸爸乐了,“我给你介绍”,
于:噢,他认识
郭:我认识,当初于谦儿牌三_级_片儿都是我介绍的。
于:嗐!我没拍过。
郭:你怎么没拍过?
于:我哪儿拍过三_级_片儿?
郭:就是小电视剧就三级,一二三三级,
于:这么个三_级_片儿阿?
郭:你以为哪?
于:我没那么以为!嗐。您这就不是(郭声太大听不清)
郭:你是男九号的裸替
于:嚯。男九号我还裸替!
郭:好。你爸爸给我出一主意。
于:阿
郭:我给你介绍一只大导演,
于:一只导演?
郭:一直,一个,一直是导演。
于:嗐,这太绕腾了。
郭:好,好啊,我很激动阿,这一下儿我就红遍天下,
于:噢
郭:这一见面儿给人买点儿东西吧。
于:看看
郭:买一什么给人拿(俩字)?
于:阿
郭:我就问你爸爸,
于:怎么呢?
郭:老爷子眼界开阔,
于:哦,
郭:跟我走,
于:他干吗?
郭:买那有品味的东西。
于:哪儿?
郭:推开商店我一瞧啊,肝都颤,
于:怎么?
郭:燕窝鱼翅海参鲍鱼,
于:全是高档的,
郭:上等的东西,这老头哎呀真是,都没见过这么通情达理的了不起的老爷子,
于:怎么了?
郭:过去拿起燕窝来看看,燕窝有白色的有红色的,有血燕什么的,咱们一般人哪吃这个。
于:老头懂。
郭:老头拿起看,这倭瓜多少钱?
于:倭瓜呀?
郭:服务员儿没理我们。
于:那是。
郭:下去了,拿起块儿鱼肚儿来。
于:嗯
郭:(4个字)
于:什么都不懂
郭:拿起块鲍鱼来,这是麻蚶的肝儿吗?
于:唉呀
郭:看看西洋参
于:阿
郭:桂木姜还行。又拿起一海参,狗屎多少钱?快走快走快走
于:有卖狗屎的吗这儿?什么都打算花钱哪您?
郭:我别费那劲了,甭费那劲了,
于:就是
郭:我家里有点儿那个货存的那个街上买的那光盘
于:阿?
郭:艺术片儿的光盘,舍不得看的挺好的,就我给导演拿去了。
于:哎这对路了。
郭:淆习淆习,订好了,我说咱们请导演吃顿饭吧
于:哎
郭:打电话一问您吃什么?导演很谦和
于:噢
郭:要吃兰州料理,哼
于:兰州料理呀?
郭:您要宽条儿的细条儿的?我都行。
于:就是兰州拉面吗不是?!
郭:兰州料理。
于:料理什么呀?
郭:唉呀,这一见面儿我都佩服死这个导演了,
于:阿
郭:这人挺细致,
于:是吗?
郭:一脸的胡子。(比划满脸毛儿)
于:哎嚯!全长脸上了。
郭:导演好。导演看看我,(扒眉毛)
于:改西施了这导演。
郭:你预留什么?(没听清)(扒眉毛)
于:没听说过,现撩阿?!
郭:该流涎出来了阿。
于:好嘛!
郭:你好,听说您我说您这太有气质了,呵呵,苍蝇都见不着您
于:那是,他还见不着苍蝇呢。
郭:呵呵,您这太有气质了。你怎么有这么有气质?你有什么秘诀吗?(扒眉毛)
于:行了,别撩了,这说话
郭:说话,
于:是
郭:咳,我哪儿有什么秘诀呀?
于:阿
郭:勤奋呗
于:太好了
郭:这就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喝啤酒上。
于:嗐!这还不如喝咖啡呢这个。
郭:坐这儿吧
于:阿
郭:宽条儿细条儿的,一边儿仨亢哧亢哧亢哧亢哧
于:你瞧这动静儿
郭:吃完了,
于:阿
郭:咱说说咱这正事儿吧
于:哎,说吧,
郭:咱们这片子叫什么名字?
于:阿
郭:噢,战争片儿,《三俗是怎样练成的>>,
于:哎,三俗也用炼?
郭:我说我,我演一什么呀?演一英雄,
于:好,
郭:一出场,后边就一枪打死你了,
于:哎嚯,打死?
郭:这么大戏我就露一面儿,
于:阿
郭:两面儿
于:怎么呢?
郭:后面上坟有你一相片儿。
于:唉呀喝,你这还不如裸替呢您这个。
郭:怎么样?这个,这个咱们摄影师是哪位呀?
于:阿
郭:噢,今天没来,
于:怎么呢?
郭:有一婚庆的
于:好嘛!档次高不了这个
郭:我说咱么这费用呢?唉,什么费用?乐喝乐喝得了
于:阿?!好,不给钱
郭:你要多少钱?您凑凑,咱到时候一块儿算,喝!不听您的了!这是个骗子.
于:纯粹骗人
郭:恨的我拿手一指他:我给你滚出去!
于:哎,谁给谁滚出去?!
郭:说错了
于:说着说着着什么急呀这个?
郭:哎呀,回家之后坐在屋子里边儿,愁死我了
于:阿,
郭:我怎么能够红呢?
于:还想这事儿
郭:我怎么能够红遍天下呢?
于:阿,
郭:我想以好主意,
于:什么主意?
郭:我,我可以用点儿别的方法,
于:什么方法?
郭:比如说,
于:嗯
郭:揭发名人
于:噢,就说名人的事儿.
郭:嗬,看谁红卷谁.
于:骂街
郭:我就说他以前多(2字没听清)人儿
于:哦
郭:我就说这多不要脸.
于:什么不好说什么
郭:嘿,最好是我认识的阿.
于:噢
郭:原来跟我是的朋友,发小儿我揭发他这才过瘾
于:您就说这个.
郭:我这朋友基本都跟你这儿呆着呢,哎
于:啊?!
郭:我认识一个发小儿
于:哦
郭:杀人犯
于:嚯
郭:知道么?快毙了阿。
于:哦
郭:我揭发他我说他随地吐痰这怎么样?
于:这不怎么样这个。这都快毙了您说人这个管什么用啊?
郭:那说什么呢?
于:阿
郭:我得,我得炒作阿
于:想想
郭:我告他们,我找几个高人我告他们抄袭。
于:抄袭
郭:对,找几个大文豪,我说他写的都抄我得
于:是您以前的
郭:嗬,他们抄袭太厉害了
于:噢
郭:我还没想出来他们就抄完了
于:那就不叫抄袭了
郭:那我怎么办哪?
于:阿
郭:我骂别人
于:哦,还是骂街吗
郭:我骂古人
于:噢,以前的人
郭:嘿,骂古代的人,抬高我的身分
于:好,
郭:我说孔圣人是文盲,
于:阿?
郭:我说诸葛亮是流氓
于:嚯
郭:我说李白和李清照是同性恋
于:这一男一女还同性恋哪?!
郭:这俩都姓李
于:都姓李就同性恋啦?
郭:嘿嘿嘿那是
于:您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您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郭:我呀,我上王府井骂去
于:阿?
郭:人多,我一骂就红了
于:大街上?
郭:去,王府井,到王府井一看
于:阿
郭:那儿有一个人随地吐痰,罚了一百,
于:一百块
郭:随地吐痰就罚一百,
于:阿
郭:这胡说八道骂街得罚多少钱?我赶紧回去吧我!
于:非罚死不可
郭:这回去我倒是想到一个好主意
于:阿
郭:我可以自爆隐私
于:对,说自个儿的事儿
郭:说我自个儿的不要脸的事儿行不行
于:唉呀咳,
郭:我就说呀,我就说于谦儿是我私生女,
于:嚯!
郭:我就红了
于:别,您说您自个儿带我干吗呀?
郭:您,反正出事儿嘛。我一夜就红了
于:那么也是说男的怎么是私生女儿呀?
郭:就你烫头啦。
于:嗐!烫头了就女的呀?
郭:我那说什么哪?我说,我说我整过容。哎!整容!
于:这行
郭:网上都说嘛,这整容那整过容的
于:火啦
郭:我也说整容了
于:你怎么整得容?
郭:我去年这脚上有脚变(是这个字吗),挖下去了
于:您整脚变算整容
郭:找着了吗?
于:怎么胡算哪?
郭:这都不算哪?
于:这脚变算什么整容呀?
郭:你们太不给人活路了吧?我9岁就拍写真集了。
于:您还打算来一下儿。
郭:要想富,先脱裤
于:谁说的?哪儿有这句话?
郭:甭管好坏瞧一新鲜吧。
于:也就剩新鲜了。
郭:是不是?我啊先来半身儿的先来个光膀子。瞧着好咱们再说。先上半身脱一光膀子。搞一草地披一毛巾被地上一趴出来,照一张大相片儿
于:阿
郭:洗完了,你来看我这个,大伙儿瞧,嚯
于:怎么样?
郭:这陕西那华南虎啊
于:嗐,在养出一只母的来
郭:唉呀,哎呀,我看我皮吧。(不知对不对)恨疯了我了,这不是挤兑我吗?你还让我活吗?阿?
于:你活着吧。
郭:气死我了,
于:嗯
郭:我怎么能红呢?
于:还想
郭:唉呀,急死我了,我三天没杀人了我。
于:呵,我还三天没吃人肉了呢
郭:废话,我没杀你吃什么呀?
于:咳,您要开肉联厂是怎么着啊?
郭:唉,我想起一主意来。我可以闹绯闻哪
于:花边新闻!
郭:唉呀,太好啦!
于:绯闻!
郭:这一炒就红啦!
于:这事儿?
郭:这最合适阿!
于:怎么合适?
郭:我呀,我我包养女明星,我,我花点儿钱
于:您包养女明星
郭:保养女明星
于:噢
郭:我先来国外的,国外的国内的?
于:有档次国外的
郭:国外有档次,我包武藤兰,哎你说保养武藤兰会影响我这人格儿吗?
于:不会,你们俩都够敬业的
郭:吁,他一年拍二百多出戏
于:唉呀,行啦,您别整这事儿了,死啦!
郭:你看,也不给我留一个你。我包国内的吧,国内的便宜点儿。
于:国内吧
郭:国内,我啊我来,我来谁呢?
(底下有人喊“芙蓉姐姐”)
郭:呃?芙蓉姐姐来啦?这可有点儿缺心眼儿。(狂笑)讨厌,这我得包那有事迹的那个。
于:您想想
郭:我呀,我包那,我来,梅艳芳
于:嘿,死啦
郭:哦,阮玲玉,周旋
于:您怎么越来越往上倒哇这个?
郭:这都,都在,在吗?
于:就在也是奶奶辈儿的了。
郭:哦,不在
于:不在了
郭:你都给弄死了
于:哎啊?!不是我干的
郭:噢都,您不留一个吗?
于:再想想吧
郭:其实我没辙了如果怀孕她怎么办哪?我找你爸爸去吧。
于:干吗呀?
郭:老爷子经历充分我找他出主意去吧。
于:还让他
郭:您看怎么办?
于:阿
郭:你爸爸乐了,包女明星贵,
于:噢
郭:包女学生。包影视学校女学生你包那便宜的
于:这老爷子的主意多好?
郭:我说便宜行吗?“你看!你看一样啊,对吗?这就潜力股你知道吗?”
于:潜力?
郭:嗯
于:你这儿炒股来啦?
郭:你爸给我介绍一个。
于:哦
郭:北京很大的一个影视学校的女学生
于:是啊
郭:拍了好多戏阿
于:拍过戏
郭:很漂亮
于:噢
郭:叫诸葛山珍
于:唉嚯,名儿怎么这么渗的哼呀?
郭:我说好,打电话,山珍
于:哎,还海味哪
郭:这个于谦的父亲于小谦,于,于老谦先生
于:没有说这个的
郭:让我认识你,叫女朋友。好,你你学校找我来吧。
于:噢
郭:带点儿小礼物,
于:噢,要礼物
郭:准时点儿
于:当然
郭:她这一要礼物这事儿就成了
于:有这想法
郭:你打算要点儿什么呀?
于:阿
郭:就要那个(不知道)的东西
于:嚯
郭:一烂不都变质了吗?我说行行好好
于:明白了
郭:挂电话在学校门口儿,
于:找她去
郭:学校门口都是车啊
于:是啊
郭:都好车,阿
于:哦
郭:北京的各大企业家都跟那儿待着,
于:是啊都那儿见面儿了
郭:一会儿里面儿“铃~~~~~~~”
于:放学了
郭:放学门一开,嚯,这些姑娘全出来啦
于:唉呀
郭:一个个穿的肉隐肉现
于:阿,那就净剩肉了就没什么了
郭:走了之后,拉车门儿上车
于:阿
郭:全走了,我也纳闷儿我那道爷哪?
于:道爷?
郭:我那山珍哪去了?
于:这像道爷的名儿
郭:等吧,一会儿打那边儿出来,漂亮
于:好看
郭:好看
于:阿
郭:赶紧过去了,嚯,这个(动作)
于:您要入道阿是怎么着?
郭:和尚这儿老道这儿(加动作)
于:这没用处你说这个
郭:我说您挺好的?我叫郭德纲,你猜我是谁?
于:就您这智商还包人家哪?
郭:于先生让我来找你
于:别提这个了?
郭:你愿意成为我下一个前女友吗?
于:你连女友都没有合着?
郭:我没打算跟她过一辈子。
于:那你也不能打算这么大步去
郭:我这个……
于:好
郭:我说我打算跟她谈谈,谈谈咱们可以做朋友吧
于:是
郭:以后,我可以保你大红大紫
于:跟她说
郭:一月可给你五百块钱
于:呀
郭:买车买房买貂皮大衣都行,
于:呵
郭:各种,各种商店都可以逛,你可以去,我会给你卡你随便刷,
于:好
郭:卡里没钱
于:那刷什么呀?
郭:废话,别废话,我啊礼物哪?
于:先看礼物
郭:阿,我先看礼物这又没有变质,你看我这瓶防腐剂合适吗?
于:没有,你怎么琢磨的这个?
郭:您,您就拿这个给我呀?您说让我大红大紫你这话没兑现哪
于:就是
郭:我说你怎么了?支票只有兑现才合适
于:噢
郭:我不是开银行的,
于:那是?
郭:我是抢银行的我是
于:好嘛,穷疯了
郭:啊,我以后以后保你吃辣的喝辣的穿辣的
于:唉,你带她去四川是怎么着?
郭:正说着打那儿来辆宝马。
于:嗯
郭:车门一开下来一小子
于:嗬
郭:直接奔我过来了。这是谁呀?这是谁?
于:问你
郭:这女的乐了,“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男朋友”阿,我说“嗬!我说我打算包她你也打算包她?你这不像话”
于:就是阿
郭:那男的乐了,“好啊,你胆儿不小啊,啊?站在我跟前儿说这个?哼,井边打水江边卖,
孔夫子门前念三字经,关公门前耍大刀,曲协门口反三俗
于: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跟我弄这套,
于:嗯
郭:“你是谁呀?!”“我是他男朋友。”“呀?!有朋自远方来,不够你得瑟的,阿?!”
于:唉呀嗬,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嗯?
于:你哪儿听来的这话呀?
郭:没理我
于:真的?
郭:没理我
于:哦
郭:一拉这女的一关门儿,宝马走了
于:可不是不理你吗?
郭:我今天非跟你飙车不可!
于:阿,还追人家
郭:咱俩人拼个你死我活
于:嚯
郭:我有一外号叫“二环十三郎”!
于:嚯,跑二环十三分钟
郭:十三天
于:唉,实不怎么样。
郭:我挨车上睡觉来着知道吗?
于:醒醒吧
郭:追吧。你追我赶像疯了一样
于:唉呦
郭:我终归是没有飙过宝马
于:那倒是
郭:我看着它在夕阳中绝尘而去,到不是我的车不好
于:那是?
郭:脚蹬子掉了
于:咳!您骑自行车追宝马呀?!
郭:恨疯了我了。
于:阿
郭:不要紧的,我找人去
于:你找谁?
郭:我找你爸爸去
于:还找他
郭:他能给我介绍这诸葛山珍下回就能给我介绍夏培汤圆
于:好,两道菜
郭:到你家一瞧门上贴一条
于:阿
郭:有找我的十五天之后再来
于:干嘛十五天哪?
郭:洗头房让警察逮走了
于:进去了
上一篇:郭德纲最新相声《你得娶我》 下一篇:郭德纲于谦最新相声《丑女寻夫》
共有 3 条评论,评论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遵守相关政策法规。查看所有评论
匿名